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 > 正文

“蜘蛛人”权益缺失:被欠工钱认倒霉 发生事故数万元私了

2019/9/11 15:17:40 来源:涟源晚报

  6月11日,外墙清洗工人吕瑞随着工友一同爬上三里屯一座高耸的楼宇外墙,拴上安全绳,在一点点下坠中刷洗着高层建筑物的外立面,所到之处,玻璃外墙焕然一新。这是吕瑞日常工作的一幕,他是一名楼宇外墙清洗工,有人形容他们是城市“蜘蛛人”,正是有了“蜘蛛人”的辛勤劳动,城市才得以焕发出耀眼且时尚的光泽。

  然而,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像吕瑞这样的清洗工,仍然面临着劳动合同签订率低、各项合法权益难以落实的尴尬处境。

  干活的唯一证明——手机影像

  10年前,吕瑞从一名普通的保洁人员转行成为“蜘蛛人”。对于转行原因,他很实在地告诉记者,“就是想挣多一些。”从那以后,他的收入的确有了很大增加,每天收入能有400元~500元。

  “但是,钱可不是那么好赚的。”吕瑞说,由于没有和清洁公司签订劳动合同,他们的劳动标准没有明确的界定,收入不稳定,作业安全也是大问题。吕瑞介绍,“蜘蛛人”一般采取“散兵作战”方式,很少抱团,因此很多清洁工人往往干完一个清洁公司的活儿后,便急忙去赶下一个,一般十天半月就换个“东家”。劳动关系的短暂性,造成很多工人自我防范意识松懈,劳动合同签约率低。

  这一点在中国财贸轻纺烟草工会日前发布的调研报告中也得到印证。问卷调查显示,保洁人员签订劳动合同的占41.9%,签订劳务合同的占30.3%,未签订任何合同的占18.8%。不少企业反映,目前中小企业和未进行企业法人登记注册的清洁清洗“游击队”,绝大多数不与员工签订劳动或劳务合同。

  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吕瑞和工友们的心里也不踏实。他说,自己和工友曾经很多次被拖欠工资。有一次,清洁公司老板欠他和工友共计2万元,到最后只付给1万元,最后老板甚至“人间蒸发”了。每一次工资被拖欠后,吕瑞和工友们都会选择到当初工作的楼宇处找物业公司理论,而物业公司则以“不认识你们”为由拒绝支付。如今,吕瑞和工友们每次开工后都用手机拍下他们在半空中干活儿时的影像,“既是纪念,更是我们在这里工作的证据”。

  发生事故公司赔三五万就“私了”

  由于是高空作业,“蜘蛛人”的工作存在一定的危险性。吕瑞从业的10年来,就有工友发生意外坠落,或死或伤,让人唏嘘不已。吕瑞告诉记者,即使安全措施到位,工人提高警惕,仍然不能保证百分之百不出事故,尤其当遭遇强气流天气,很容易出意外。

  “干这个活儿,心总是悬着的。”吕瑞叹了口气。

  据了解,清洁工人特别是外墙清洁人员的作业安全,仍然存在一系列难以解决的问题。

  “我们没有工伤保险。”吕瑞说。据了解,有些清洁公司会选择性地为清洁工人购买商业意外险,由于工人流动性大,清洁公司往往购买的是群体险,工人的名字可以更换。

  尽管如此,据吕瑞和工友们介绍,清洁工人发生安全事故后,大多是选择与清洁公司“私了”,公司赔个三五万元……吕瑞说,他很理解出事的工友,因为出事后,很少有人会有精力与清洁公司打官司,“如果选择打官司,钱就无法立刻赔付到位,治病怎么办”?

  中国财贸轻纺烟草工会在调研报告中提出建议:建立健全适合灵活就业农民工参加社会保险的相关政策。对从事诸如清洁清洗苦、脏、累、险、危的行业,要加快落实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做好农民工服务工作的意见》要求,着力解决未参保用人单位的农民工工伤保险待遇保障问题,提高工伤事故风险大的行业的工伤保障水平。

  行业发展不规范是深层原因

  刘福赛曾经也是一名“蜘蛛人”,2013年自己开公司当起了老板,成立了北京优美信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几年来,他经历了清洁清洗行业的大起大落。他告诉记者,在公司成立之初,盈利空间非常大,“当时物价低,物业出价高,工人工资低,而且竞争对手少”。刘福赛回忆,那是他活得“很滋润”的时期。

  但是近两年来,情况急转直下,一方面,人工成本增长迅速。“我不反对给工人涨工资。”刘福赛由于从事过这项职业,深知工人艰辛,“但行业的恶性竞争,才是问题的关键。”刘福赛认为,是行业的不规范拉低了物业出价,导致清洁公司捉襟见肘,艰难维系生存,这是他们无力给劳动者提供进一步劳动保障的深层原因。

  据刘福赛介绍,清洁清洗公司准入门槛非常低。

  中国财贸轻纺烟草工会的调研报告也显示,目前清洁清洗行业“各地没有相应价格标准,服务价格十分混乱,甚至出现1元钱就能洗,10元钱也能洗的现状”。由于企业间相互低价争抢项目,恶性竞争愈演愈烈,压低了企业利润空间,导致企业无力为员工缴纳社会保险。

  “你不干?有人干呀!”刘福赛的表述和吕瑞如出一辙,清洁工人和清洁公司都在行业的浪潮中艰难图存。
相关阅读:
时时彩平台 http://www.xmlgssm.com/